如期地,我按时来到了西部最大的城市之一、天府之国——成都。此次旅行是令人愉悦的和流连忘返的。这里有必要感谢花 (KaguyaHana), BC (Billchenchina)、羊 (YukariChiba)、司 (mcfx)、11 (brsf11) 和 NInfidel 的热情招待。下面是我一路走来的见、闻、感,部分内容涉及到敏感的政治话题和敏感议题,请在知晓风险的前提下阅读、点评和传播。

考虑到跨平台和设备跨世代中的兼容性问题,本文将不使用 Emoji。

一、自然地理

江汉平原上的植被与我家乡的无二致,列车驶过孝感和襄阳广袤无尽的水稻田之时,久违的夕阳透过天边一线的星环射向列车盥洗室里那面扭曲的哈哈镜。此番景致打消了订票以来我长久的顾虑和不安。

十堰往后天色渐晚,列车交替驶过襄渝线和襄渝二线那座重名了无数次的「地质博物馆」,串起了一座又一座沿着汉江(汉水)而生的小城小镇。灯光映在江面上,列车从隧洞里钻出时看到的是黑灯瞎火里的一线天,铁路桥尽头的下一个隧道让视网膜中的星星点灯破灭得如此轻易。

第二天醒来已是九十点,列车穿过汉中南部的巴山山脉后进入了四川盆地。广元、绵阳和德阳的自然地理景观总是相似的,甚至可以说与长江中下游平原并无太大的区别。耕地里种着水稻,园子里还是那些蔬果,唯二可感知的不同就是因降水量的稍少导致植被绿化的稍浅,以及部分耕地里成片的玉米——这种明清才广为流传的新型主食,曾经养活了二万万人口。

村落的平房是连片的,平顶房占多数,古老村落和赶时髦的城区集中分布着架着屋脊的瓦片房或琉璃瓦房顶,以此排泄一年四季都无处可去的降水。

本章完。

二、基础设施

感谢现代化进程,国家级中心城市的基础设施相当完备,不用担心夜间赶不上公交车或者地铁——晚班车确定可以在商场打烊后准时开到地铁站前,其他比起你沪来也无异。值得注意的是菜场——他们以商铺的形式存在,虽然此种布置极大地方便了我这类不愿出「远」门进菜场采购的人,但不够集中的经营仍然使我在挑选菜品方面有所被制约。

另一个让我注意的点是成都道路 (road) 的命名都含有「段 (section)」,这种将一条大道根据路口切断(段,街区 (block))的操作我还是第一次见。与之相匹配的便是门牌号按路段重新编号,例如「机场路近都段2号」。我不方便评价。

本章完。

三、描述问题

注:本章较为抽象,请勿随意施以二向箔。

来找花玩是我提出来的,事实上,花喊我几遍「美少女」之后我就觉得这位非见不可了。在穿越了大半个上海市在上半年的 lockdown 之后我终于能够找时机去见花了——附带着本文开头提到的群友们。[数据删除,约20字,原因:事实不清。]整个成都之旅大概就是和群友住在一起买菜、做饭、出去吃和玩的这么一个历程。[数据删除,约80字,原因:与后文重复。]

期间有件搞笑的事就是因长期高温导致制冷效果不佳而被请上门维修的长虹空调的师傅,见着房里四位「非正常人类」(我也算一个,Voice Tools (com.DevExtras.VoiceTools) 显示我声音的频率绝大多数均居于 230Hz 以上,女性化率 67%-78%,男性化率 0%-2%),在修完空调(基本上就是拆卸挂机的滤网清洗之)后即刻逃逸,连写着客户姓名和联系方式的收据都没想到要。

人类不同少数遇到的问题(困境)在抽象层面基本都是相同的,即自我现状(或是诉求)与整个社会凝视的冲突。其间的「社会凝视」不仅是客观上的社会及其组成个体在运作中对每一个人的规训,还包括了每一种掌握了话语权的和从原生家庭里思维形成时被蚀刻的社会凝视在个人心中的副本——即使外部社会的成分在改变,心中不经意间出现的困扰也会不断地持续。

忽视或多余的对待都是没有必要的,we are human beings。

本章分两天写出。本章完。

四、自我价值

审视自我是一个长期的浩繁的工程。以自己的一贯行为,自我审视便是寻得可以模仿的对象 (object) 并加以改进地实现它。而自我价值又可被分为从微观的此日、此处、此事到前者升级为整段人生之于整个人类理性于永恒之间无限微分再积分的层面,每一时每一刻、每一点每一面都是值得讨论的话题。从这方面出发可以得到,在某时某刻根据经验和教程购置食材并烹之便是自我价值的一种实现,抑或者将命令行将硅晶中的电子堆叠成通天塔也是一种实现,直到创建和维护一个项目,或是签订一份家政合同;为经济崩溃吹黑哨,以及抵御一次史前的最大网络攻击。此即根据时间和体量的不同而在不同坐标的光谱上刻画出自我的价值。

考虑到中间道路的问题(这句话我在打字的时候已经忘记了手写它是什么用意了),风险和变数也将同步行进。斗胆抽掉无限的心里境况的变化之后,无限分离的阻力在逻辑构建的前进动力下是微不足道的。

本章完。

五、饮食

川菜倒不是天天吃——不如说现代化让世界各地的人在肤浅的饮食体验上达到了一致——久居才能彻底地、完整地体验到地方饮食,暂居和临时居住则通常被 KFC, McDonald's、德克士和华莱士等的中央厨房塞到满嘴。

目前只充分体会到了你蜀的「麻」——毕竟辣味在川湘赣具有普遍性,且味蕾上的区别微不足道。然而 KFC、德克士和华莱士每份必配的「香辣调味包」必要地体现了地方饮食特色了。

详细信息参见我的 Telegram 频道,有「每天吃什么」及详细评价。

本章完。

六、个人情感

注:本章将与第四章同样抽象。

在来成都之前我相当地懒——饭是能不做就不做,同时相当符合「间歇性踌躇满志,持续性混吃等死」之特征,但一来成都我便有动力去做饭洗碗晒衣服了。虽然肉眼可见——若长居我必然也会怠惰,但至少会比在家里要勤快一点。新环境的高度使然。

很多量表都有问到「关于聚会的体验(快乐程度)」,我一贯偏向选择「独自呆着」。仔细想来并非如此,长期独自呆着必然产生痛苦(孤独影响脑子),愉悦的小规模聚会却令人无比欢乐,想来想去又为记忆里初中那田园诗般的「快洛」(通「快乐」)生活又找到了一种合理性——白天在学校里大声说话,充分释放人(而非仅仅是少年儿童)的无视压抑、在物理上自由表达的天性;夜晚到家无人打扰,专心致志写作业和研究其他什么东西。这种环境在我的高中和大学是缺乏的,前者是管理制度的问题,后者则是课程安排和兴趣不相投的问题。

撇开自我的情感,我对他人的情感一向漠不关心,或者强制自己表现得漠不关心,原因是荒诞的——「无法找到介入问题的切入口」,便收住了形状奇怪的共情,我并非希望如此,亦没有解决办法。

然而我确实转变了一些。在返程时与滴滴司机畅谈了二十余分钟的成都、广州、九江和景德镇的铁路公路交通。在个人意愿的范围内,接到的反馈自然也是正面的。

本章完。

七、生存与死亡

坐在一辆载着以死去为目的卧床者的救护车上,我透过舱室隔离窗和挡风玻璃望向前方任意旋转的光景(夜灯和其他景色),眼神里没带有一丝色彩。直到车门被再次打开,需要购买五元一包的口罩才能继续手续。

死神不一定会收走什么。死神虽永恒,但活物亦永生。

本章完。

八、致谢

这是我目前经过的的最西最北的旅行。在文首的列表(花 (KaguyaHana), BC (Billchenchina)、羊 (YukariChiba)、司 (mcfx)、11 (brsf11) 和 NInfidel)中,要特别感谢 BC、羊和 11 的烹饪和选材(包括外出吃饭的地方),不仅充满川蜀风味,更是兼容并蓄;以及感谢花的邀请,让我能够体验这十二天的生活;另外还要感谢仍未谋面的芋头 (LeoHearts) 间接提供的住处,否则一切的历史都无从谈起了。

感激不尽!

終わり。

壬寅丁未壬申、癸酉及甲戌 (07/18, 19, 20/2022) 作
壬寅丁未丙子 (07/22/2022) 改订
于江西省
时骄阳似火热浪滚滚

最后修改:2022 年 07 月 22 日
如果觉得我的文章对你有用,请随意赞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