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载于 https://www.douban.com/note/734323699/
作者:恰帕斯东风电台
2019年9月15日

大停电:灾难与转机

絮絮叨叨说了这么多,终于临近了本书的尾声。

在第三册更为艰难的讨论中,我尝试应对的问题是,如果我们要对这套生产并压制社畜的社会系统说不,我们可以怎么做?历史上的相关讨论和实践很多。坦率的说嘛,我所提出的办法,从个别来看,实在算不得有多新鲜,但以“社畜”为要秉去勾连起一条从当下出发可以想象的路径,却大概是头一回。

就像我在序言中提到的,这会是一本生长的小册子。社畜不要指望这本册子可以提供足够的答案。和我们从实践中获得的经验相比,我所说的东西都是过于粗浅的。但有一点值得反复强调:无论采取什么脱畜措施,对于此类新鲜事物的涌现,旧社会总是抱有冷漠乃至凶狠的敌意。这意味着加入这一事业的社畜们要提前做好准备,失败几乎是家常便饭。不过一切进步的事业,寻求自由和平等的道路,总是在大大小小的失败中向前推进。在这些大的失败和小的成功中,我们会体验到一点一点解放自己的幸福。

这并不意味着我们可以慢悠悠地行进。留给这项事业的时间并非永恒,总是越来越少,甚至少得越来越快。因为今天的社会制度——被称为资本主义——不但制造着五花八门的剥削和压迫,而且毫无理性地消耗着这个小小星球的有限资源,并扰乱生态环境。也就是说,我们所乘的那只船在加速下沉。

而在无法挽回的环境大危机以前,其他人造灾难也可能导致人类的灭绝,比如核爆炸、新的世界大战、由于化学污染导致的普遍绝育、实验室病毒泄露等等。为了防止这些灾难的出现,社畜必须尽早放弃对主人的信任,拒绝配合。

我把这种拒绝统称为“大停电”。这是一场由社畜发起、针对主人的罢免/开除运动。它表现出对现有系统的根源性拒绝,拒绝和阻断由化石能源转化而来的电,无法从事大部分工作,不用法定货币进行交易,离婚并把孩子送给政府,在公路和车站野餐、睡觉,等等。这种运动必须与社畜保健所的种种尝试包括合作社运动相辅相成,否则任何一个都无法见效。随着“大停电”越来越频繁地发生,原有的系统将无法维系,我们离灾难也越来越远。

关于暴力,必须承认“大停电”同时意味着暴力的出现。这种暴力首先来源于主人的皮鞭和枪支。如果社畜们不想被置于完全被动和最终导向失败的地步,必须做好相应的准备。

饱食的一切如此愤怒,

显要的肚皮怀念吃饱:

然而食槽已经被打翻,

它们腐朽的畜栏被惊扰!

——亚·勃洛克《饱食者》

现在,放下册子,去寻找你的同伴,亲爱的社畜们。祝一切顺利。

全球社畜救存实录

难道畜生永远无法逃离主人的皮鞭吗?就像前面说的,许多社畜从没有意识到鞭子的存在,甚至把“畜生理应接受皮鞭的抽打”以这样或那样的方式作为生活的教条(有时几乎是自我鼓舞呢!)遵守着,这无疑是令人泄气的。但好在世界上总是有一些不服从管教的畜生,他们把主人的权杖夺走,并且不屑于为自己所用,而是干脆地把鞭子一折两断,找到了另一种可能性——“主人-畜生”这种无数人看来天经地义的关系之外的可能性。依据考古学,正是对“另一种可能性”的追求,使得人类可以更像人类地活着。

我知道不少这样的实例,一直以来我都想把这些了不起的社畜的事迹给编录下来,脑满肠肥的主人们越是拼了命地想把这些挣脱锁链、追求自由的畜生们给掩盖住,我就越是渴望让所有社畜看见。我们必须这样对曾经高高在上的主人说:喂喂,没有了你们,我们畜生才可以自由快乐、堂堂正正地在太阳底下活着啊!

这里是一份不完整的“全球社畜救存实录”,简单的条目也无法理清事迹的全貌,疏漏在所难免,我的愿望是能够和所有读到这份名录的畜生共同完成它,不断添加新的条目,找到更多令他们瞠目结舌的方法。“大……大胆!忘恩负义的东西!”主人们最终会这么说吧,毕竟我们的每一点努力,就是往他们头上多倾下一铲子土啊!

蒙德拉贡集团

全球最大工人合作社!地表最强社畜联合组织!位于西班牙,目前是欧洲最大的十个非国有企业集团之一,旗下拥有12个品牌和257家公司(2014年)。最初由一位神父创建于在西班牙内战中饱受摧残的蒙德拉贡小镇。蒙德拉贡企业想要创立一种反对资本主义的、通过互助免除剥削的生产方式——劳动者生产联合的方式,社畜联合!社畜自己就是企业的所有者,完全享有自己的劳动成果,并且以自由加入、民主管理、劳动者主权、资本处于辅助地位、社员参与管理、报酬的一致性、合作社间合作、推动社会变革、普遍合作、发展教育为自己的十个基本原则,既坚持初心又不断发展壮大,风风雨雨几十年,08年的经济危机中没有一个员工被开除!实在是不可思议的伟业!除了蒙德拉贡联合公司,经济危机以来全球也出现不少社畜们自行接管垮塌的公司/工厂将其改造为合作社的实践。没有更多可以失去的大家为什么不也来试一试呢?

素人之乱

我的朋友松本哉恐怕是东亚范围内冠军级别的大笨蛋了吧(笑)。他的笨蛋行为涉猎很广,像学生时代起就投身其中的社会运动,光是游行就被他玩出很多花样来,比如召集了一万五千人的东京反核电游行和对警察献上赤裸嘲笑的三人游行。而松本现在最有名的身份应该是《世界大笨蛋反抗指南》的作者和位于东京都高园寺的二手店“素人之乱”的店长了。近年来松本通过开二手店、廉价民宿、活动空间探索社畜-主人关系以外的替代性生活方式,并且积极地和整个东亚地区志同道合的笨蛋们联动,通过看似胡闹的、但颇有操作性的方式在日常生活中抗击落下的皮鞭。说到“笨蛋”,柄谷行人说得好:“面对这一窘境(社畜的遭遇),人们一般会有两种应对态度。一种是执拗于中产阶级的生活标准,“聪明”地过活。而另一种,则是放弃这种执念,过“笨蛋”的生活。”

柏林“占屋运动”

城市里往往有这样的奇观——畜生们下班穿过一栋栋废弃的拆建中的空房子(往往巨大如妖怪洞穴),垂头丧气地钻进自己十平米的出租屋,附近的工地要建设新的购物中心,但用脚丫想也知道里面不会有畜生们消费得起的便宜酒吧,不知要满足的是谁的需要……那么我们为什么不去把那些空在那里的大房子抢过来呢?1970年代至今,在世界大都市柏林,苦闷和无家可归的年轻人们发动了630多次“占屋运动”——占据各类空置房屋,改造成自己的家或者娱乐场所——并且在和主人们的对抗中,至少有200栋畜生们的“占屋”实现了合法化。众所周知,日本的年轻人正承受着极高的租房压力,在都市里,仅仅要求一间四叠大小的畜栏对于大部分社畜而言已经是一笔足以压垮他们的开销了,城市究竟是谁的空间呢?据我所知,这样的情况绝非日本独有的奇景。

时间银行

我亲爱的社畜朋友,你那边今天几号呢?银行最近有没有给你发讯息,提醒你又因为什么理由刚刚被扣掉了一笔你本来就没几个大钱的存款呢?我认识很多刚刚由学畜进化为社畜的年轻朋友,每个月初都要为银行账户的余额长叹一口气——上面的数字怎么也赚不够。而由美国人埃德加·卡恩创办的时间银行则是另一种东西,也是另一种可能性。它存取的不是钱,而是工作时间,在这家银行的定义里,各个类别的劳动是不分贵贱的,工作时间平等,所有人的工时被记录和储存下来,可以用来交换其他人等值(同样工时)的劳动。在欧美的很多国家,这种模式已经开始被采用;而东亚的不少区域比如中国大陆和台湾的一些城市也都开始在部分社区试点推行。由于各种操作上的难度,时间银行还没有得到大规模的推广,而且在很多地方只被局限于社区养老等领域,但它的模式和设立初衷值得我们思考。

以色列“基布兹”

大部分人对于“集体农庄”的想象恐怕和我一样停留在已经消失的苏联,当一位朋友从中东跑回来告诉我:“诶!你知道以色列的集体农庄吗?!”,这时我真是大吃一惊!以色列集体农庄中占主流的社区类型叫做基布兹,1910年开始陆续成立,现在有270个之多,以“全部公有、按需分配”为原则的基布兹可以说孕育出了以色列的独特文化,它们中的许多是在初始条件艰难的沙漠中为先人开创出来的,既注重生态维护又保持了较高效率。虽然随着资本全球化和新自由主义的大潮,有不少基布兹也面临挑战,但直面挑战的基布兹也做出了相应的工业化尝试,而不仅仅固守传统局限于农业,至今依然保存着不同于惯常社畜图鉴的社会风貌。基布兹的存在和繁荣同样也证明了,像大多数主人编撰的教科书那样把“集体主义”武断地划为被历史淘汰的落后时代产物,这种说法并不靠谱。至今“互助、共享、奉献”的抵抗皮鞭的生活依然具有它的生命力!

被压迫者剧场

社畜们,永远不要低估文艺的作用。文艺、文化往往和社会的变革联系密切,我个人非常热爱音乐,尤其是摇滚乐,但或许相比于音乐,戏剧是更具有互动性的媒介和形式。我有许多做戏剧的朋友,在他们推介下我读了巴西戏剧家波瓦的《被压迫者剧场》,彻底颠覆了我对于戏剧的认识。波瓦发展出一套“观-演者(Spect-Actor)”表演方法,将观众转化为演员,每个观众都可以上台饰演台上那个自己生活上所扮演的角色,透过自己身体的表演,使观众从表演中发现自己的处境,更加了解自己——社畜身处兽栏往往是看不见也来不及看见自己的命运的,仅仅是活着已经要用尽全力了——从而才能发现如何改写自己的命运。而在轮替的表演中,观演者也形成了一个互相体察和共同应对的集体,为提出现实解决方案奠定了基础。最近十年,我发现很多搞文艺的朋友在做一种叫“先锋艺术”或者“先锋文学”的东西,实际上无非是在捡二十岁的骨灰。喂喂,拜托,只有真正旨在解放人的艺术才叫先锋艺术好吗?

第三电影

第三电影运动由阿根廷导演费南多·索拉那斯和奥太维·葛梯诺于上世纪60年代末70年代初发起,在拉美和其它一些第三世界国家得到支持。相对于美国好莱坞式资本电影(第一电影:通过奇观来逃避现实和个人主义的角色)及欧洲式作者电影(第二电影:导演沉溺于个人化表达),第三电影反对被已有的制作体系收编,想作为一种战斗武器来反对阶级、种族和性别的不平等,并配合轰轰烈烈的亚非拉反帝解殖斗争,因而也被称为解放电影。我对这句话印象深刻:「摄影机是影像/武器的无穷征收者,放映机则是一秒发射24格的步枪。」还有很多令人耳目一新的观念:“游击”——每个团队成员都要对各种设备和岗位有所了解,轮流承担不同任务,以此打破技术人员不可替代的神话;秘密放映——避免政治审查和商业网络,观众也必须冒险才能看到它们;“解除压抑”——放映后的小组讨论是电影本身的一部分,因为目的是释放被禁止的真理,建立新人。

自由软件运动

自由软件运动始于1983年,由著名黑客Richard Matthew Stallman发起。它反对软件被私有公司垄断,主张社畜用户们拥有使用、复制、研究、修改和分发软件的权利。但今天被主人们推崇的“英雄”是另一位人物——商界成功人士比尔·盖茨,他主张保护版权,打击盗版,以使他的微软立于不败之地。我在比尔·盖茨早年的信件里找到这样一句话:“有谁肯去做一无所获的技术工作?又有哪一位计算机爱好者愿意投入三年的工作量用于编程、纠错、撰写产品文档,最后却免费发布其产品?”但如今,以Linux为代表的一个完整的自由操作系统已经形成,它开放源代码,而且免费,性能上完全可以替代、并且超过了微软的Window系统。主人低估了社畜们为追求自由和公平而产生的热情 ,来自世界各地的无数乐于奉献和分享的程序员们,通过共同志愿工作,仍在不断地创造着不同于资本逻辑的奇迹。

墨西哥萨帕塔运动

事态从1994年墨西哥权贵决定加入由美国政府主导的自由贸易协定开始就已经注定。预感到经济的崩溃,历来遭受残酷剥削和压迫的墨西哥恰帕斯州原住民们揭竿而起。在这一运动中,蒙面副司令马科斯成为一位因神秘莫测而魅力四射的发言人。我从他的拼贴式形象中看到许多朋友的影子:切·格瓦拉、恰帕塔、阿拉法特、佐罗乃至毛式解放军。另外,脱离传统政治话语风格的诗性电报,面向全球关注者的网络动员,为吸引媒体和名流支持而不断制造的话题与符号,官方和民间对他真实身份的猜测和传说,使整个社会舆论长期为运动而倾倒。如今,原住民们正在积极进行脱离官方政府的地区自治实践,这些实践不乏亮点,例如不同社区联合编制生产计划和发展合作社,领导机构代表轮换制,自治学校开设实用生产技能课和斗争教育课(讲述萨帕塔运动),本地学生家庭轮流以工代酬来支付教师工资,自治医院免费治疗,建立以印第安人风俗为根据的司法管理等等。

Me Too女权运动

Metoo(我也是)女权运动源起于2017年一系列美国女星在社交媒体上对男性同行发起的性骚扰公开指控,而且蔓延到其它国家和地区以及不同行业。这场运动后来扩展到职场社畜女普遍反对她们的同事(一般是上司)利用职权进行性骚扰。2017年10月,日本女记者伊藤诗织召开记者会讲述了自己在TBS电视台实习期间遭遇上司山口敬之性侵的经历。她是日本历史上第一位公开长相、实名告发性侵事件的女性。但是,由于山口敬之与首相安倍不寻常的亲密关系,针对他的逮捕令很快就被撤销了,后来法庭也以证据不足为由宣判山口无罪。继之而起的一系列揭露事件,由于处理上的轻率,也令受害者意难平。而在韩国,被揭露的性侵者高至总统候选人,并得到了相对公正的处理。2018年3月8日首尔也发生了大规模的metoo游行。不过,回顾整个运动,metoo也存在局限于中上层精英社会和缺乏对其他性别不平等问题(如同工不同酬、家务劳动分工等)的足够关注等缺陷。

印度200000000人大bagong

就在2019年1月份,印度发生了人类历史上规模最大的bagong运动,约有来自十个不同行业的2亿人参加抗议。那时我正在香港,当我在电视上看到这个消息,就立刻打电话给我在喀拉拉邦的工会朋友,他们希望能给莫迪一个教训。志载也从广东飞去了印度,一直要待到2月份。目前还不知道这次罢工对政策和工会的实际影响,但我非常想重复被主人们宣判为老掉牙的一些观点:我们仍处在阶级社会,而且如果找不到社会的替代性方案,阶级矛盾仍会愈演愈烈,而工人阶级往往是最强有力的一股改变力量。这次罢工主要为了反对印度当局一系列加强剥削和压迫社畜的政策:修改《gonghui法》以使企业更容易解雇工人,破坏bagong权,不断将公共部门私有化以压缩工人权益等等。

委内瑞拉社区委员会

我和很多朋友都很关注委内瑞拉近期的紧急局势:从经济危机中衍生出了反对现任总统马杜罗的政治危机。除去美国相当明显的围剿和干涉,危机也源于前任总统查韦斯依赖高油价而建立的左翼改良路线。这再次表明不在世界上绝大多数地区进行联合和不断的颠覆资本主义行动,企图在个别地区践行另类方案是异常艰难的,也往往要失败。但我仍然认为查韦斯在任期间支持的基层参与式民主实验非常珍贵。通过在全国普遍选举社区委员会,居民们得以直接参与本社区的各类事务决策,比如住房供给,组建合作社,建设社区工程,监督卫生保健机构等。每个社区委员会的项目都会得到一定限度的直接拨款支持,而在此以前这些款项是要先拨给市政府的。通过参与这些决策和建设,居民们可以学到诸如工程策划和管理这样的技能,对政府起到了监督和反腐作用,也真正有当家做主的感觉。而社区的有效自治和联合,也使撤销传统市政机构真的具有了可能性。尽管没有解决直接参与机构与代议机构之间的关系问题,但这些实践曾经迸发出的活力不可抹杀。

最后修改:2022 年 04 月 29 日
如果觉得我的文章对你有用,请随意赞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