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载于 https://www.douban.com/note/734323699/
作者:恰帕斯东风电台
2019年9月15日

第二册 百畜夜行名册(插图暂缺)

错了就是错了,不管是谁做的,还是谁说的。

——马尔克姆·X

0 使用说明

本名册基于科学唯物主义妖怪学编撰而成,是非迷信的调查实录。

笔者见闻有限,而世间鬼畜层出不穷,憾无法一一录入。

精力所限,尚未记述鬼畜彼此关联,难免失于浅表。

后生可畏,时过境迁,望后来人补正。

绝非虚构,如有雷同,请对号入座。

一切解释权归群众所有。

1 工作的鬼畜

跳曹

外表如同弹珠一般圆乎乎的军曹,一手拿着棋盘,一手握着皮鞭。上下班途中引诱社畜与它下跳棋的妖怪。如果下输就会成为它手里的一颗棋子,余生在无尽的跳跃中度过。总以为下一次就是跳脱苦海,却成为跳曹继续引诱他人的工具。

猫又

古老的妖精。现在常出现在即将下班的办公室,用妩媚的身姿和性感的叫声唤起社畜的注意。当你朝它走近,它会用分叉的尾巴冷不丁拂过你的眼睛,以此达到迷惑的目的。猫又的尾巴分成几束,你就会着魔一般接着加班几个小时。(当你去检查猫的尾巴时,它会很巧妙地隐藏起来。)

红食目

据说由在办公室过劳而死的社畜怨念化成。在电脑屏幕上突然出现的红色双眼,如果因为好奇而凑上去观看,小心自己的眼睛被磁铁一样深深吸附,无法摆脱,最终沦为红食目的点心。

零时食

午夜零点仍在公司或工厂加班的社畜可能会撞见。样貌和大部分保洁阿姨没有太大区别,但拖着一把长嘴的扫帚,如同一只宠物。零时食会把没人的办公桌上一些其实还有用处的文件揉成纸团,喂给扫帚。嘴里一边说着“反正用过就可以扔掉”诸如此类的话。

饼虫

常出现在披萨饼或其它饼状食物中。在打开餐盒前,饼虫已经把饼中间的大部分内容吃了个空,只剩下一层薄薄的饼皮。这时它会朝社畜放一个屁,由此制造幻觉,仿佛餐盒中的饼在不断膨胀,直到占满整个屋子还不愿停下,把玻璃窗都挤爆。这样,社畜在大饼的包围下享受着深深的幸福感。

腹声蛮

鼓槌状,调皮捣蛋出了名的小妖。会趁社畜睡着从耳朵钻入腹部,模仿手机或电脑的传呼声,让其误以为有工作短信或邮箱抵达。中招的社畜常以为是幻觉而错过真正的传呼,以至于第二天被老板臭骂一顿。

夭佬

据说是由平日里满意安稳工作甚至声称愿意为公司工作到死而有一天突然被裁无法接受事实从公司大楼跳下的中年社畜怨念化成。从电梯开始,它会跟随第一天上班的新人,以前辈的名义攀谈并鼓励其拼搏奋斗。到这里为止一切都还算正常。但当新人走到自己的岗位,会惊讶地发现提前下电梯的前辈正在自己的位置上办公。如果因此引起冲突,夭佬会责怪新人抢走自己的工作,并说道:“那我现在就兑现自己的承诺好了。”然后从窗户一跃而下。

火锅儿

因为加班很久没有吃火锅的社畜怨念化成。此社畜后来因长期饮食不规律得胃病而离职。此后接任它的社畜都会在加班时的办公桌上看到沸腾的火锅,并且冒出纯正的香气。一旦用筷子去捞食物,却发现火锅里只有公司报表。

冥风神

容易被忽视的妖怪,在地铁站里来无影去无踪。时常会有社畜因为拥挤而踩中它的脚,这时它会愤怒地把你吹到半空中,这种无法着地的焦灼感会伴随接下来的整个工作日。

秘书女

下班后才出现的妖怪。折返取物的社畜将听到从老板办公室传来的呻吟声。如果好奇地偷窥和走近,会发现室内空无一人。独有办公桌上一只笔在纸上挥舞。那些字尽管努力躲闪,仍然无法摆脱被戳中的命运。尖叫和血水是最后的产物。

狔摊

在硬地上伪装成一滩软泥的小妖。不小心踩中的社畜会从蹄部开始感到乏力,到达工作地点时已经无法支撑,如同失去骨头,但仍然要开启只想瘫倒的工作日。

络新妇

古老的蜘蛛状妖怪。在现代常装扮成给客户陪酒的女社畜。如果在酒桌下被摸大腿,它会找机会把客户带到偏僻处,亮出其它七条,并问其刚刚摸的是哪一条。如果答错,就会被干脆利索地吃掉。

介八火

空中飘荡的一团火光,其中现出一个和尚的头颅,头顶有些异样。大部分时间在办公室或厂房的上空昏睡,每听到打卡声就醒来,在自己的光头上烧出戒疤。头被点满的当天,企业会经历一次严重的亏损。

姑获鸟

古老的鸟状妖怪。已经可以生出巨大的鸟蛋,却孵不出幼崽。每日不知疲倦地抓住蛋,砸在一些黑心企业和公司的大门或标牌上,以此告诫想要入职的女人。据说相当一部分由怀孕时被迫堕胎或遭到辞退的女社畜怨念化成。

酒狒狒

寄居在未开封的酒瓶当中,长得像红脸狒狒,但有九个胃,且挂满周身。它会使美酒变得酸臭,如同醉酒后的呕吐物。当一瓶酒被打开后,它会迅速窜出,寻找下一个作案地点。据说由替领导或上司挡酒的社畜怨念化成。

厂火(“灭”左侧加一撇,hang上声)

一种肉眼难见甚至汉字中也没有描述的火妖怪,常出现在厂房中。当它附着于机器上时,附着物会暂时失灵。常常造成对社畜的伤害,包括皮肉伤、肢体残缺甚至丧命。据说是在上司对社畜的催促中诞生的。缺少这种妖怪,生产就无法按要求的最快速度进行。因而管理层即便心知肚明,也选择放任态度。

飞头蛮·枭号

飞头蛮是由一种叫枭号的妖怪附身后引起的现象。在当代常常出现于正在工作的流水线或办公室社畜中。正当社畜由于无聊和繁重的工作而昏昏欲睡时,它们的头会飞离自己的身体,去拜访爱上的人或家乡的孩子。如果没赶在监工到来前飞回身体,可能会遭到开除。

铁鼠

大鼠妖,拥有长长的嘴,如同鸟喙。在社畜忙于工作时,铁鼠会偷偷溜到它们的腰间偷取钱财。如果被发现,会立马化身为工厂或公司的管理者,诸如经理。“铁”实际上指的是钱财。

厂魑

源于工作时间不准抬头的禁令,是挂在天花板上的吃人妖怪。一旦有社畜胆敢放下手中的活抬头望天,它就会跳下来将其吃掉。拥有三百六十度旋转的头部和长满眼睛的身体。

入内雀

一种在社畜身上种植庄稼的妖怪。能从社畜的背部啄开一道门飞入,寻找合适的部位将锋利的石子种下,等到打磨出珍珠一般的光滑宝物,再将它们收走。

轮急送

中间长着大脑袋的轮状妖怪,沿着轮边长有许多对粗壮的腿。因为没有胃,常有大妖怪派遣它们运送粮食。

镜女车

在申时出现。从远处观察,似乎是一辆摆满了镜子,沿街叫卖的花车。走近去看才发现车上其实坐着许多女人,但脸都被镜子替代。如果付足够的钱,可以领走这样一位镜女,镜子里幻化出不同年轻女子的美丽脸庞。据说生前是因颜面衰老而被顾客抛弃的花魁。

兵主部

古老的妖怪,外貌像是猴子和河童的混合体。夏天迁往海边,冬天迁往内陆,随着季节变化而四处迁徙。

阿离

一种生灵。据说由一位生病的保姆在昏睡中对远方孩子的思念化成。有时关门会莫名其妙发出巨大的响声。这种声响代表着迷路的阿离的愤怒。

炼金奴

替术士在炉火中冶炼金子的小妖,身体可以忍受几千度的高温,身披的黑色铠甲已经与皮肤化为一体。一说为生前为导师义务劳动在实验室事故中死亡的学生怨念化成。一说为下井采煤在瓦斯爆炸中死去的矿工怨念化成。

鱼钻子

出现在水边沙滩上的人鱼,看似在悠闲地晒着太阳,凑前去却要被喷一脸污水。它的胸膛发黑,发出腐臭的气味,让临近的空气都变得凝固。手里拿着一只钻子,请求任何人将它的鳔钻开。

【尚鸟】【付鸟】

来自《山海经》的妖怪,形状像鸡,长有三个脑袋,六只眼睛,六条腿,三只翅膀。吃下它所生的蛋,社畜会变得异常亢奋,无法睡着,并对工作产生不能遏制的兴趣。

2 薪水的鬼畜

欠薪鬼

一幅农民打扮,无论什么时节都穿着背心和工裤,打赤脚。背着空背篓在路边低头哭泣。如果被问起,会说自己砍了一天柴,但柴火都被狼叼了去,晚上没有东西可以生火做饭。如果路人冷漠走过,就会在山野里迷路。

算珠童子

清癯的样子,上身赤裸,肋骨上串着算珠。虽说是童子,脸上长满皱纹且秃顶。常在路边靠出算术题骗取钱财。计算时会偷偷吞掉一些算珠,好让答案不一致。

答钵

一只会飞的化缘钵。宣称只要投入十枚金币,就可以另变出十枚。一旦到手,就立刻飞走无踪。

猫壶里

拥有可爱猫头的大壶。从口中吐出钞票,宣称可以从它那里无限制借款,但条件是每月底给猫头喂足额的血。但猫头舔舐伤口时,常常会不住地撒娇,许多社畜因为抵御不住这种攻击而越借越多,以至于最终把血喂光。

货郎中

披着长衫的蜘蛛妖怪,中药铺里的好好先生。每个药屉都放置着令人惊奇的小玩意儿,从孩子到长者都能发现自己的宝物。因为货郎中的经营,这家药铺成为许多社畜家庭的度假胜地。

随着房租的上涨,房间里会出现一只逐渐胀大的貉。当貉长到足够大就会把喂养它的社畜吃掉。据说这种抑郁的妖怪生前是用房租帮助房东交完房贷的社畜。

獾男一家

买不起住宅而选择掘地穴居的妖怪。

青坊主

古老的妖怪。身体和衣服都是蓝色,总是出现在空房间里。在当代这种妖怪数目激增。当它们看到社畜为住处而烦恼时,会招呼它们进门。开门时却找不到门把手。

屋衾

古时候野衾在当下的变种。会在房间里(尤其是床的周围)形成透明的屏障,遇到这种妖怪的社畜不会想走出屋子。

净身侯

身前有一道拉链的妖怪,会前往购物场所享受最新的消费。临到付款时,则拉开拉链,取出体内的器官抵押。

打地卷

像海浪一样力量巨大的妖怪,能把一整块地皮卷起并挪走。被卷走的土地将被挂在它长长的犄角上出售。土地上之前的建筑和社畜都会被抖落。

盘缠丝

从屏幕和键盘中伸出数千根白色的丝线,慢慢地将社畜包裹住,直到结成一只大茧。破茧后的盘缠丝形如蜘蛛,但长有翅膀,它吐出的白丝将循着网路寻找下一位套牢者。

浮油子

形如充气飘起的蛤蟆,肚内藏油的妖怪,浮在空中让社畜们够不着。必须把钱币绑在它垂下的尾巴上,浮油子才会下落,以方便社畜打油。但等到它把钱币吃掉,又会飞升到原来的高度。

天井尝

古老的妖怪。假如看到房子的天花板或墙壁上有逐渐扩大的水印,千万不要怀疑建筑商的良心。那是天井尝舔舐墙壁时流出的口水。

路游

从鞋柜里生出的妖怪,宛如两条腿,穿着那些买来后很快被冷落的鞋出去炫耀一番。有时会擅自前往商城购物。社畜在下一次打开鞋柜时,会惊讶地发现好几双已经不认识的新鞋。

送生丸

看上去是一只破损的大船,但夜间变得异常华丽辉煌。晃晃悠悠地开到医院门口,用各种手法骗医生们上船。据说要开往一个住满了病人的岛屿,那里的社畜都是因为没有足够的钱继续医治而被赶出去的。

铜章

发工资期间出现的妖怪。趁人不备在钞票的面额上偷偷加盖了好几个零。比如所有一万日元突然变成了一百万甚至一亿日元。听上去似乎不失为一件美事。如果真的有社畜拿着这样的钞票去商场,是花不出去的。即便到银行去也会一无所获。

3 身体的鬼畜

犬公

生前是健身馆的贫穷推销员,因为自己太过瘦弱而遭到嘲笑。死后化身为犬,在夜里偷偷溜进居所舔食健身男子的胸腹部肌肉,以让自己拥有人鱼线和公狗腰。

罐汤

寄居在深夜路边摊或小店里的小妖,藏匿在汤罐之中,独眼,长长的舌头。会将上一位食客的孤独像味精一样传递给下一位。

人面树

选择和人面树做交易的社畜,不仅要支付一笔钱,还要在树下浇灌自己的血液。隔夜之间人面树会长出符合期待的脸。不过一旦戴上,就无法脱下。

绝食女

用针线将嘴唇缝起的女妖。生前是模特。

白女

一度被误认为是雪女。其实不然。下雪时如果看到皮肤白皙的爱美人士经过,会送其一捧雪。社畜如果接受,身体将逐渐变成雪白,最终融入天地之中,肉眼无法看见。

肉人

古老的妖怪。没有眼睛和鼻子的一堆肉。据说吃了可以长生不老。从始皇帝开始就有无数的权贵试图寻找和抓捕它。

砂之女

打扮得很美艳应聘化妆品柜台销售员的女妖。从它那里买回去的化妆品,如果涂在脸上,会使顾客产生幻觉:整张脸像砂土一样立刻崩解流失。如果遇到有女性带着孩子前来购买,它会爆发出惊人的破坏力。据说是曾在化妆品工厂工作导致流产的女社畜怨念化成。

猥裸

曾经是隐藏在山林里的罕见妖怪,只要看清路人的脸,就能说出它们的姓名、年龄、住址等私人信息。现在频繁出现在城市各处。

高雪女

传说中雪女冻结了许多男子的人体。为了获得那些健康的器官,现在有许多大公司和地下黑帮试图找到它。因此,雪女被迫迁往长年冰封的高山。

倩兮

从古代妖怪中发展壮大的一支。原本是古时青楼女子死后化成的妖怪,喜欢发出“轻浮”的笑声,看见这种笑的男子也会忍不住发笑。不过在当下,这成为大部分服务部门培训社畜的基本标准。

胡图

在21世纪最猖狂的妖怪之一。据说诞生于好色官员的肚脐眼。起先只是在电视或网路屏幕里吞噬物件,让社畜只能看清一团模糊。发展到后期,现实世界中出现了一整个活物被胡图抹糊直到折磨致死的现象。这种现象被称为“马赛克”。

浅仓当吾

传说中的神秘亡灵,至今仍在世界各地游荡。外观与人形无异,但喉咙处无法凝结的伤口是它的独特标志。遇见活的社畜时总是试图开口说些什么,但气声都从伤口里跑了出来。据说生前掌握了什么惊天秘密才被杀人灭口。

泥搓

爱干净的中产人士化出来的妖怪。专门花钱雇保洁工清理家中的卫生,力保一尘不染,但永远不感到满意。洗澡时喜欢将泥垢从身上搓下来的快感。在一次老板的训斥后,疯狂地清洗自己的身体,直到整个消失在肥皂泡沫里。

海苫布

扁平状如同苫布在近海上漂浮的怪物,有巨大的鼻孔。可以灵敏地嗅到化学品或石油在海边的泄露。不过即便如此,并不倾向于告知渔村里的居民,而是掩盖住船只的漏洞和被污染的土地。这样,社畜们只能闻到一些刺鼻的气味却无法知晓真相。

黑士

通过网路将手机和电脑用户密码窜改的妖怪,没有外形。中招的用户只能寻找售后解决麻烦。据说生前是侵入大财团和公立部门系统获取了重大黑箱机密的技术高手,因此而遭到暗杀。

目目连

原本只是长在拉门上的眼睛妖怪。现在蔓延到社畜的身体。被附身后眼睛越长越多,它们并不观看外界,而是盯着寄主的眼睛看。即便哭喊着“求求你们闭上”,那些眼睛也不会放弃自己的凝视。一些寄主最终无法忍受,会戳瞎自己的双眼。据说这就是最终的解决办法。目目连被怀疑和厂魑存在着秘密的联系。

镜隐里

寄居在镜片上的妖怪。社畜戴上后将看到一片大丰裕的幻象,并逐渐沉入到这种桃花源中,一言一行被镜隐里操纵。

文车妖妃

古老的妖怪,曾是在破旧的书籍中长出的女妖。为社畜们不珍惜文字而痛惜。在当代出现于学生的试卷和白领的文件中。即便深夜一两点离开桌前,它也会发出巨大的哭嚎声。

发鬼

寄居在洗发液或护发素瓶中的小妖,如同一只大舌头。深夜时钻出,舔舐人的头皮。口水渗入头皮的话,会形成光亮的头油。

贯匈

又叫绳牵。是一种头部尖锐如同锥子的妖怪,善于在社畜的胸口钻洞。一旦贯穿就用自己长长的尾巴系牢打结用于牵引。开发出了许多种对俘获物的玩法。常见的一种是将社畜们捆在高速列车的车头位置。如果这些俘虏跑得不够快,就会被轧死。

反舌

被这种妖怪附身的社畜,其舌根与舌尖的位置会颠倒,只能像复读机一般重复上司或领导说给它的话。

挂蛇

如同耳环挂在耳朵上的蛇形妖怪。会吃掉那些它不爱听的刺耳声音。

拘瘿

从社畜脖子上的肉瘤中化出的妖怪,是一种寄生怪。总是对寄主提出各种各样的要求,如果不满足它,就会让寄主疼痛难忍。即便在肉瘤被摘除以后,妖怪仍然以同样的方式控制着社畜。于是常常可以看到社畜托着脖子边的空气苦苦求饶的样子,如同在敬奉神明。

4 交配的妖畜

封面女

红极一时的av封面女星化成的妖怪。过气后在公寓里上吊自杀。将碟片邮寄给自己过去的粉丝,并在附赠的贺卡上要求结婚。收到包裹的男子一个接一个地死掉。通常是跑到离工作城市很远的地方租一间屋子,把碟片打开,然后开始自慰,直到力竭而亡。第一个死掉的是封面女生前的公司经理人。

相亲狸

伪装成男社畜或女社畜相亲的狸妖。但因为对财产状况、工作情况和教育背景一问三不知,常常当场遭到嘲笑,这就它会落荒而逃。

偶人丸

生前收集的真人比例人偶摆满了屋子,因没有亲人朋友而无缘死的社畜化成的妖怪。死灵附身到各个人偶上,在社交软件上和社畜约炮,却从不赴约。

摩罗火

形似阳具,在空中飞行并喷出火焰的妖怪。据说本来不过是性玩具厂里量产的普通塑胶阳具,由于融入失去恋爱时间的单身社畜怨念而化成。

巨生代子

形如卵巢和子宫的巨大女妖,收集意外受精的卵子并制造成炸弹,向那些逼迫女性生育的人投掷。中招者会胀气三周,肚痛难忍。

分贝

日本江户时代流行过拼贝壳的游戏,一阴一阳的贝壳外形象征婚姻的和谐。如果父母催促孩子结婚,通常会向其赠送装贝壳用的贝桶。而孩子的怨念也就寄居在贝桶里,试图磕碎那些封闭起来的贝壳。

犬神-白儿

古老的妖怪。犬神是狗的幽灵,残暴地掳走孩子的灵魂作为自己的婢妾或娈童。而白儿就是那些生前被犬神侵犯的孩子的灵魂。在犬神面前,白儿只能毕恭毕敬地服侍。如果有机会得到进一步的青睐,犬神会把一些法术教给它。

红红

生前被认为是有异装癖的男性。恋人在一个归家的夜晚被暴打致死。红红时常出现在昏暗的街角等候男人上钩,并把他们的阳具变成阴道。

金吾启

被此妖附身的孕妇将诞下一枚巨大的钱币,并像婴儿一样啼哭。如果无法不断地钞票和黄金来供养它,它会变成一坨臭屎。

卵民

被卵民附身的社畜在孵育期间会十分具有攻击性,有尽力破坏邻家卵的倾向。刚破壳的幼崽也会急不可耐地吞噬掉同窝的蛋。而卵民正在黑暗中观看着碗中正发生的一切,只露出一双圆鼓鼓的大眼睛。

5 迷信的妖畜

角盥漱

本是日本贵族漱口的承具,由古时动荡年代的诗人对诗歌的执念化成。当看到起义的农民砸碎了自己的砚墨,诗人吐血在角盥漱里,由此形成活物。

马鹿

古老的妖怪,似鹿又似马,牙角分明,眼球突出。来源于“指鹿为马”的中国故事。如果看到马鹿,说明眼睛已经坏掉。

陀螺举人

状若陀螺,笔尖一般的尖头朝下倒立着,长长的辫子缠绕着身体,另一端掌握在一只不知明细的大手里。据说是生前希冀靠考试来改变命运的社畜怨念化成。

大天使

一幅知识分子的打扮,长有一对巨大翅膀,收起来常不小心扇到自己的脸。将爱好知识的死者带往它们生前梦寐以求的天堂——一座宏伟壮观的图书馆。不过这些死去的社畜被带去那里并不是为了让它们坐下研究。它们的使命仍然是工作:不知疲倦地整理混乱的书堆,将它们分拣、清理和上架。

宫辞

如同一整座漂浮的宫殿,拥有巨大的力量。相传是第一位巫师所吐言辞凝固在空中而形成的。每天在入口处张贴不同的谜语,并发起猜谜比赛。被骗入宫中的年轻人一路上将遭遇数不尽的谜语,直到老死也无法到达出口。它们的智慧会在反复的迷失中成为宫殿的一部分。

天狗

古老的妖怪。从遥远的星座飞临到社畜人间,以占卜为生。经过天狗占卜的社畜会一直被其分身暗中尾随,如同拖着流星的尾巴,自己却不察觉。收集到社畜的秘密后,天狗再把这些信息出卖给需要的人。

天梯火

如果乘电梯的社畜过于焦急,可能会碰到这种妖怪。它制造幻觉,让乘客感到电梯无法停下,反而上升得越来越快,并冲出屋顶,在眩晕中着火,最终如火炮一般爆炸。

天机神尊

在各大城市兴建了许多寺庙来供奉它,它的能力取决于社畜为它兴建的寺庙数量。据说在不远的将来就能成为万能的主。一切心愿只要向它祈求就能如意,一切问题只要向它提出就能得到答案。

心忽仑

占据一整个房间的巨大心脏。一些精神失常或心理失调的病患前来寻求它的帮助。这种帮助具体是什么,无人知晓。但容易上瘾,一旦前往的次数过多,就很难走出那个房间。即便如此,病患的社畜依然无法拒绝。据说由自杀心理医生的怨灵化成,和妖怪的形成有密切的联系。

竹行章

身如印章,踩着竹高跷四处游走的妖怪。本身也是竹制。经过它证明的事物,无论真假,一律是真的。

夜秉

据说是来自日球的妖怪。形如大手,有时手握灯台,有时手握天平。灯台会吸收掉周围的所有光亮,再按两出售。越是在光亮匮乏的地方,标价越高。天平则用来称量光的重量,但通常无法看清另一边的砝码。被视作神明。

最后修改:2022 年 04 月 29 日
如果觉得我的文章对你有用,请随意赞赏